作文网,小学生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,作文题材大全!

谁动了我的微信

编辑:作文网 | 来源:传奇故事

徐建峰最近走起了官运,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工商局的副局长。不过,他心里明白,要不是前任落马了,这样的好事哪会这么快轮着他呀?所以,他处处小心,生怕重蹈覆辙。可是没想到,上任还不到三个月,麻烦事儿就来了。

这天晚上,老婆小云噘着嘴说道:“今天是七夕,要好的姐妹早都领到老公的红包了,你怎么还没点表示啊?”徐建峰急着去冲澡,他一边换衣服,一边笑呵呵地将手机往老婆怀里一扔,说:“自己上微信包一个吧!”

等他洗了澡出来,小云喜滋滋地扑上来,重重亲了他一口:“哈哈,谢谢我的好老公!刚才我手一抖,直接转账五千!”

徐建峰愣了一下,出于安全考虑,他微信绑定的银行卡上最多只有三千块,哪来的五千?打开微信一看,他不禁倒抽一口冷气,微信钱包里竟然还有四万五!

徐建峰立马翻看微信转账记录,发现一个叫“13111”的陌生人在上个月给他转了五万块。可奇怪的是,徐建峰根本不记得自己点击过“收钱”啊!难不成是这人偷拿了他的手机,加上微信好友,转账之后,又帮他点击了“收钱”?联想起最近有不少人求他办事都被拒绝了,徐建峰不由打了个冷颤:这些人还真是无孔不入啊!

“你是谁?”徐建峰试着给“13111”发了信息询问,可对方很沉得住气,半天都没有回应。

“你担心个啥?”小云不以为意地说,“钱又不是白给的,等他找你的时候还他就是。”徐建峰皱了皱眉,心里七上八下的。

第二天,徐建峰早早地来到办公室,第一件事就是查看记事簿。这一查,他终于想起来了:那个“13111”打款的时候,自己正好在汇龙酒店吃饭,那次是老朋友于博请的客,席间还有几个生面孔。对,一定是那个叫周钧的!前段时间,周钧为执照的事求过徐建峰好几次。徐建峰猜想,他一定是在饭局上趁自己喝醉时,拿走了手机,偷偷转了账,并点了“收钱”。徐建峰正考虑着要不要找周钧核实一下,没想他竟然主动找上门了。

“徐局长,真是太感谢您了,执照总算拿回来啦!”周钧笑嘻嘻地冲徐建峰扬了扬手里的文件袋,乐得合不拢嘴。

“你的事我可没帮什么忙。”徐建峰冷冷地说,“只要你按照规矩来,问题自然会解决的。”

“那是、那是。”周钧连连点头,着脸放低了音量,“不过,有您的关照,我就放心多了。”

看周钧的态度,那笔钱八成就是他送的了。徐建峰当即沉下了脸:“我告诫过你多次,少跟我来那一套。你说,上回在汇龙酒店,你都干了些什么?”

“我冤枉啊!”周钧委屈地叫了起来,“给您送礼,您把我臭骂一顿;请您吃饭,您又不来。于博真不是我找来的,他是我哥们儿廖胖子的亲表哥。实话跟您说吧,那顿饭真正做东的,就是廖胖子。”

徐建峰吃了一惊,没想到阴差阳错竟问出了新情况。他回想那天,廖胖子一个劲儿地劝酒,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啊!

周钧走后,徐建峰越想越气,忍不住打电话,朝于博发了一通脾气。于博解释道:“老同学,我表弟不过是想认识你一下,没别的意思。要是那小子真有事找你,你该咋办咋办,我一概不管!”

果不其然,没过几天,廖胖子还真来找徐建峰了。

两个人的包间里,廖胖子又是夹菜又是敬酒,不停地套近乎。酒过三巡,徐建峰放下了筷子:“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! ”廖胖子“嘿嘿”笑着说:“小弟我还真有事求您!”可话听一半,徐建峰朝他摆了摆手:“别说了!你这事儿,就算于博他亲自来求我也没办法。”

“徐、徐哥……”廖胖子顿时急了,手伸在皮包里掏着什么。

“那个‘13111’是你吧?”徐建峰头也不抬地问。廖胖子一愣:“什么?”

“我是说微信!”徐建峰没好气地说道,“还装!五万块就把我收买了?”廖胖子瞪大了眼睛,突然伸手往脑门上一拍:“明、明白了,徐、徐哥您等我,我马上回来!”说完,一溜烟地跑了出去。

过了一会儿,徐建峰的手机振动起来,原来是廖胖子要加微信。

“徐哥,我不知道规矩,别怪我哈!”廖胖子先发来一句话,紧跟着的一条信息让徐建峰傻眼了,那家伙像是受了启发,居然给他转账了五万元!这钱怎么敢收啊?搞不好还算勒索贿赂。徐建峰拿着手机,哭笑不得。

回去后,徐建峰还是整天忧心忡忡。小云不觉好笑:“既然没人找你,管他干啥?”

“你懂什么?”徐建峰瞪了她一眼,“这钱属于‘职务不当得利’,要是被人举报,我吃不了兜着走。”小云吓了一跳:“谁会举报你啊?除非是‘13111’……”

徐建峰皱眉想了想,索性动手给“13111”转账了五万块,然而对方就是迟迟不“收钱”,最后钱又自动退回到徐建峰的账户里。徐建峰愁得焦头烂额,难道真要往纪委跑一趟?

“要不你问问建国,那天你喝醉了,是他送你回来的。”小云提议说。徐建峰猛地一拍大腿:对啊! 怎么把他忘了?这小子正谈恋爱缺钱用,保不齐背着我收人贿赂。

赶到弟弟的住处,徐建峰开门见山地问起了微信的事。徐建国点点头,毫不避讳地承认了:“对,是我转的。”徐建峰气不打一处来,劈头就给了他一巴掌:“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,竟敢瞒着我干这事,我混到今天容易吗?”

“什么呀?”徐建国捂着脸,龇牙咧嘴地说道,“那天我跟你说过了,是你自己喝醉了没记住!”

那笔钱的确是徐建国打来的,不过并不是什么赃款,而是父亲徐老汉硬要还给儿子的钱。几个月前,徐建峰曾给老人陆续寄了几笔钱,让他把老家的房子翻修一下。等到凑足了五万,正要动工,徐老汉突然得知儿子当上了副局长。这刚升官,家里就忙着大兴土木,乡亲们会咋想呢!徐老汉决定先带着钱过来问问,要是来路不正,他坚决不要。当时,徐建峰正急着去汇龙酒店,敷衍父亲把钱拿回去再说。徐老汉对儿子的回答极不满意,当下找到徐建国,让他想办法把钱还回去,也好给徐建峰敲个警钟。可是徐建国不知道哥哥的账号,明着给他又不要,思来想去,便想到了微信转账。

因为自己的手机正在送修,徐建国就带父亲去了趟银行办了个手续,又在他的手机里下载了微信。听说哥哥晚上在汇龙酒店吃饭,徐建国趁机赶去当了回“代驾”,拿走了哥哥的手机。虽然转完账,他跟哥哥说过一嘴,可那时的徐建峰正烂醉如泥,哪里还记得清啊?

“那你干吗用‘13111’这个称呼?我哪儿知道他是谁啊?”徐建峰余怒未消。

“这你也看不出来?这是咱爸手机号的前五位啊,注册的时候我随手填的,咱爸手机号那么特别,我想你肯定一看就知道是谁了。”

徐建峰一愣,不禁有点惭愧,他平时几乎把心思都用在了工作上,很少打父亲的电话,即便要打也是直接在通讯录里找名字……难怪“13111”从来不回话,因为父亲不会玩微信呀!

好在是虚惊一场,徐建峰终于松了一口气。他决定要把这五万块再给父亲打回去,不,他得抽空给父亲送回去,再当面和父亲聊一聊,让父亲放心。升职后,他一直紧绷的神经是一刻都不敢松懈,他要告诉父亲,心中有条底线,他是一定要守住的。

推荐阅读:
上一篇:难啃的骨头 下一篇:后妈历险记